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学教学 >

跑路、倒閉與轉型:教培産業一地雞毛

时间:2022-05-20 13: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來源: 中國新聞週刊 | 作者: 李明子 杜瑋 | 時間: 2021-09-02 | 責編: 徐虹

  原本一到週末就堵車的北京海澱區兩大“雞娃中心”現在已變得十分冷清:大鐘寺地鐵站附近的中鼎大廈匯集了學而思、新東方等多家培訓機構,如今教室空無一人,而僅僅在半個月前,這裡還是熙熙攘攘,擠滿了上課的學生和等候的家長。中關村大街上的黃莊路口,以海淀文化藝術大廈、銀網中心和理想大廈三座寫字樓構成的“宇宙補課中心”裏,學科類培訓機構陸續關門整頓。一家主打青少年英語培訓的機構工作人員表示,退課沒有預想的嚴重,800多名學員中只有100多人退費,但由於公司無法獲得繼續在海淀文化藝術大廈辦學的審批,只能在9月後搬到一站地鐵之外的新營業點開課。

  一切巨變源於一份文件。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簡稱《意見》)。7月24日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向各地印發了這份文件。

  《意見》對校外培訓進行了全方位規範,三條相關“意見”中出現了5次“嚴禁”。在國信證券(香港)教育行業首席分析師楊曉琴看來,對教培行業最致命的兩點是“嚴禁資本化運作”和“不得佔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

  “未上市的教培機構基本不可能上市了,已上市公司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融資也會受到限制。”楊曉琴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寒暑假一貫是教培行業最看重的營業時段,尤其是暑假招生,往往決定了機構未來一年的生源量。《意見》落地後,楊曉琴估計,教培行業收入預計大幅縮水60%~70%,甚至更多。

  教培巨頭好未來于2010年在紐交所敲鐘上市後,市值一度超過550億美元,全職員工最多時超過7萬人。據其最新一季財報,這家以奧數培訓起家的公司,90%以上營收來自中小學教育培訓業務,基本都在《意見》限制範圍內。

  7月27日下午4時多,好未來開了一個會,全公司2級以上員工悉數參加。好未來的創始人、CEO張邦鑫在會上説,“裁員是肯定會裁員的”。“我們這些機構配不上我們的客戶了,我們公司也配不上我們的高管和幹部了。”張邦鑫説,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相應業務上的員工能內部轉崗就先轉崗,不能轉崗的,公司也會按照國家法律給予賠償。

  一位好未來員工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被裁員工或來自受“雙減”《意見》限制的業務部門,或是之前就經營不善的部門。他把裁員形容為“狼人殺”,員工都希望下班過個“平安夜”,然而天亮後,有人已經被“刀走”,當天通知,當天離職。

  多家機構在成建制地裁員。有報道稱,《意見》下發第二天,高途集團管理層開會,定下裁員指標,涉及上萬人,相當於高途1/3的人會離開。高途集團創始人陳向東8月4日接受媒體採訪時未回應具體裁員數字,只説“慢下來吧,好好地注重內在”。

  今年6月1日正式實施的新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規定,幼兒園、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齡前未成年人進行小學課程教育。《意見》給出了更細緻的規範,不得開展面向學齡前兒童的線上培訓,嚴禁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班、思維訓練班等名義面向學齡前兒童開展線下學科類(含外語)培訓。並且,不再審批新的面向學齡前兒童的校外培訓機構和面向普通高中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去年還被預言將破萬億規模的學前教育市場,幾乎一夜歸零。

  8月5日中午,剛入職瓜瓜龍啟蒙8個月的柯宇收到裁員通知。瓜瓜龍是一個針對3~8歲兒童打造的AI互動學習平臺,隸屬於字節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産品覆蓋英語、思維、語言等多個領域。僅上線一年,付費學員數量就超過了20萬,瓜瓜龍被公司寄予厚望。柯宇在一座中部城市從事線上英語教學,半年前,公司聲稱“社招1萬人”的口號猶在耳邊,眼下,他所在小組幾乎全員被裁。不過,幸運的是,柯宇拿到的賠償“N+2”還算豐厚。

  同時,大力教育旗下另外兩款含有面向學齡前兒童課程的産品“你拍一”和“GOGOKID”也暫停了試聽課。這兩款App已從安卓、蘋果等應用商店下架,客服回應:“課程升級改造中,系統出現了異常。”

  令人迷惑的是,各大培訓機構一邊裁人,另一邊又在火線招人。在一家頭部教培機構工作的程皓最近常接到獵頭電話,挖有教職經驗的講師。另一位在頭部機構工作4年多的英語教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教學部門裁掉的大多是助教,招的是主講。“裁員不是因為公司沒錢,而是保存實力,儲備主講,找新的營業增長點。”該英語教師説。

  “僅去年一年,新東方、作業幫、猿題庫等幾家頭部機構的融資總額就有400多億元。有一種説法是,如果把歷史融資算進來,沉澱在教培行業的投資總額約有2000億元。”中關村教育投資管理合夥人于進勇評估説。

  陳向東在給高途員工的內部信中寫道,“我們賬上還有足夠我們探索和變革的3年到5年的現金。”掌門教育CEO張翼也親自下場辟謠“公司倒閉”的傳聞,他在朋友圈發文説:“財報是公開的,資金充沛健康。”今年6月,掌門教育在紐交所上市,成為線上1對1學科培訓的第一股。據雪球公開數據顯示,掌門教育2021年一季度現金流為38.11億元。

  一批機構正在死掉。8月13日,華爾街英語將宣佈破産的話題登上微網志熱搜榜。有媒體報道,華爾街英語北區銷售負責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長,公司將宣佈破産,並要求各校長通知分校員工,儘快辦理離職手續。記者撥打華爾街英語客服,無人接聽。

  就在青少年教培機構正紛紛謀劃著轉向成人培訓市場的當下,華爾街英語,這家經營了快20年的成人英語培訓機構卻行將破産,不免令人費解。“在網際網路資源豐富、英語教育普及的今天,華爾街仍在做客單價非常高的職場英語培訓,已經不符合現在的市場需求了。”于進勇分析説,成人英語市場規模縮小,加之疫情對線下機構現金流的衝擊,華爾街英語選擇“雙減”政策落地這個時間點宣佈破産,或許只是順水推舟。

  不過,于進勇也提到,這可能與華爾街英語的外資身份有關。《意見》寫明,外資不得通過兼併收購、受託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等方式控股或參股學科類培訓機構。8月6日,另一家有外資背景的語言教育App多鄰國在國內應用商城下架。多鄰國表示,目前正積極配合完善産品自查和更新。

  尚未擺脫疫情影響的精銳教育,再次遭到“雙減”重擊。7月以來,致力於中小學生教育培訓的精銳教育股價持續下跌。8月4日,精銳教育宣佈收到紐交所發出的警示函:連續30個交易日內,該公司普通股最低交易價低於每股1美元。按紐交所要求,如果公司在接到通知後6個月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及最後一個月平均收盤價均未達到1美元,將被暫停股票交易,並啟動摘牌程式。

  精銳教育自身難保的間接後果是,不再注資其持股的巨人教育。學科培訓領域老牌教培機構巨人教育已經走過27年,如今正面臨“倒閉”的結局。8月31日,巨人教育發文:由於經營困難,秋季將無法繼續向學員提供教學服務。巨人教育現已無法完成全部學員退費,剩餘課時或將由高思教育、童程童美、核桃編程、溢米輔導等機構承接。公告發佈的20天前,已有數百位巨人教育的老師到北京海澱區勞動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討要自己被拖欠的工資。

  “資本是非常敏感的,一聞著危險的味兒,立馬跑得乾乾淨淨。”于進勇説。7月23日,《意見》披露後,好未來、高途、新東方三家教育巨頭當日股價跌幅均超過50%。隨後,新東方、好未來均發佈公告,推遲發佈二季度財報,這兩家機構的股價較年初均下跌超九成。

  機構早就聽到了“雙減”風聲。今年3月開學後,有學生家長無意間提起,公立學校在調研學生放學後的安排,還諮詢了家長對學校週末託管的看法。程皓所在機構馬上嗅出風險——對教培的整頓應該要開始了。機構讓教師探問家長對週末補習調至周中的看法,雖然當時的課程仍在週末,但已經並排好了週一到週五的班表,一旦“雙減”落地,緊急切換預案。

  根據《意見》,課外補習的時間被壓縮到了每學期的週一至週五放學後到21點之間,同時文件還指出要“積極探索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合理控制學生連續線上培訓時間”。不過,《意見》暫時未對錄播和AI內容進行明確界定。

  “線上大班課原來是兩小時一節,如果只按要求調整時間,最後就空出10分鐘,所以為了符合新的時間要求,課程內容也得重新調整。”一位頭部機構從業者表示。8月21日,北京學而思培優微信公眾號發佈消息秋季課程安排,“線上小小班”開啟預約,班型8~12人,課程內容為小學1~5年級數學,每週一至五晚17:30後兩節課,每節課一個半小時。

  這位從業者表示,企業內部曾預判AI課和錄播課或將歸為“教學材料”或“出版物”,不受上課時間限制,因此嘗試打擦邊球,將原來K12直播課轉為錄播課或AI課。因此,在“雙減”出臺前,他所在的公司就已經嘗試用錄播內容替代“雙師”中的主講,“雙師”中的助教(或叫班主任)可以繼續直播輔導或線下輔導。“原本以為雙減最快寒假才落地,誰都沒想到這麼快,而這款産品因部分保留了直播屬性,也遭暫停整頓。”他説。

  至於AI 産品,多家機構早已佈局。猿輔導2017年推出少兒英語啟蒙品牌“斑馬英語”,兩年後又推出“斑馬思維”。去年2月,斑馬英語宣佈更名為“斑馬AI課”,並重新定義了産品方向:專門面向2~8歲孩子的“多學科線上學習職能教育平臺”,涵蓋了英語、數學思維、語文等學科,後來還納入了素質教育品類“美術”。

  一位接近猿輔導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由於學前課程培訓已經被明令禁止,斑馬AI團隊面臨整頓,包括一個200~600人規模的製作團隊,該團隊參與研發的另一款針對高中生的線上教育學習産品“小猿AI課App”也被波及。目前“小猿AI課”仍可從蘋果商店下載,但進入課程主頁時,各年級均顯示“暫無課程”。

  大力教育早就低調佈局了AI課,今年5月推出了“豆豆狐AI課”與“小馬AI課”兩款産品。介紹顯示,小馬AI課針對高中階段提供全學科輔導課程,主要形式為智慧推送+名師課程切片的錄播課。豆豆狐AI課則為針對小學段提供全科學科輔導課程。

  不過,據報道,北京市教委工作人員透露,已提醒企業謹防“擦邊球”風險:AI互動課將作為線上教學論處;錄播課未來或被定義為出版物,另有證照要求。

  一位青少兒英語教培機構工作人員表示,早就在一兩年前,教室就在前後各安裝了一個攝像頭,後臺連接到教育監管部門,一旦教培老師上課內容超綱,就能被查到。“雙減”政策出臺後,原來的英語科目培訓可能會轉向英語閱讀、演講等素質方向,或通過增加室外實踐、組織夏令營等方式,短期集訓。

  一對一到府家教的未來也不明朗,各地紛紛出臺細則,規範家教內容。7月28日,湖北省宜昌發佈《關於進一步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管理的通知》,未經教育部門批准,嚴禁任何組織和個人以家教、諮詢、文化傳播等名義面向中小學生開展培訓業務。8月18日,遼寧鞍山市教育局表示,嚴禁培訓機構鑽空子,玩文字遊戲,即便針對家長的學科類培訓也不行。

  《意見》還針對“拍照搜題”作出明確規範:線上培訓機構不得提供和傳播“拍照搜題”等惰化學生思維能力、影響學生獨立思考、違背教育教學規律的不良學習方法。

  上述接近好未來的人士表示,公司旗下拍搜軟體“題拍拍”以後會變成內部産品,給機構教師使用。好未來旗下另一款拍搜産品“學拍拍”一個月前上線,其産品介紹寫道“學拍拍是面向家長輔導和答疑工具,不面向中小學生開放”。搜索手機App商城會發現,帶有拍搜功能的諸多工具類産品紛紛將用戶從“學生”改為“家長或老師”,如作業幫口算的介紹已經調整為“家長檢查作業好幫手”。

  目前各家K12業務的另一個重點發力方向是高中。《意見》只提到,對面向普通高中學生的學科類培訓機構的管理,參照本意見有關規定執行。一位教育行業分析師認為,針對高中教培的政策還不明朗,畢竟高中不在義務教育階段,各地實際落實細節、執行力度、監管,還需觀察,但就“雙減”《意見》整體方向,未來可能對培訓時間、價格作限制。

  不過,一位頭部機構課程研發團隊成員表示出對轉型高中直播課的憂慮。他表示,高中生由於學習自覺性高、可支配時間少,對直播課的需求很可能低於小學和初中階段,從數據上看,初中生看直播課回放的點開率是小學生的3~4倍,高中生會更高。“轉型高中直播課會是一個方向,但規模就不好説了。”該研發人員表示。

  學而思的K12課程培訓可能正在轉向海外。一個簡介為“學而思好未來矽谷分校”官方公號推文宣傳秋季課程開課,該公號在6月的文章中曾介紹秋季將推出“精品雙師課”,基本就是將國內的“雙師課堂”平移到了海外市場。該賬號主體為北京思創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係好未來全資控股子公司。

  《意見》還要求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對營轉非的具體細節還不清楚。不過,對於已經上市的教培企業,未來可能有兩種趨勢,一種是剝離K12業務,另一種是將原K12業務作為一個現金流充分但沒有盈利的部門保留,不再指望從中獲利。”于進勇分析。

  作為首批試點城市,北京市教委已經下發了“雙減”工作指示。據媒體報道,北京擬要求企業年底前完成學科類教培機構的營轉非,早于中央政策中1~3年的落地規劃。

  董均從一家頭部教培公司離職後,做起了家教,偶爾也到朋友的培訓機構帶小班。《意見》出臺後,董均給學生補課的時間被嚴格限制,為避免舉報,他只做熟人生意,但收入並不穩定。這批學生畢業後,他可能面臨青黃不接的窘境。

  “政策沒有改變需求,改變的是需求的滿足方式。”一位教育投資人對《中國新聞週刊》説,一部分補習會轉到地下,一線城市小班課平均課時費約300元,現在已經有人在偷偷串班補課,多拉幾個學生,然後把老師的課時費提高到700元,甚至更高。該投資人指出,補習轉入地下,監管難度必然加大,更壞的結果是讓教育變成少數有錢有資源人群的特權。不過,他也指出,大家期待的結果是,政策能引導教培機構用更低的價格為更多人提供教育服務,實現教育公平。

  私下補習顯然已經為監管部門所注意。8月5日下午3時,安徽省含山縣一名教師正在向初一學生教授英語課,突然被人踹門進入、掐脖帶走。相關視頻當天在網上傳播,引發爭議。事後官方通報,接群眾舉報有人違反防疫規定,組織多名學生聚集補課,經調查,該場所無辦學許可證。

  素質教育和職業教育成為教培機構轉型的兩大熱門領域。但于進勇冷靜指出,“教培企業,尤其是上市公司,如果想把 K12業務裏減少的銷售額從其他地方找回來,難度挺大的。”

  7月28日,猿輔導推出了轉型素質教育的首款産品“南瓜科學”。據悉,這款“AI互動內容+動手探究”的STEAM科學教育産品是從2020年5月起試運營的。好未來也在8月上旬宣佈了素質教育課程。該公司旗下兒童素質教育品牌勵步推出了戲劇、美育、益智、口才、讀物五大素質教育産品。

  網易有道甚至推出了素質教育産品矩陣,包括少兒編程、圍棋、科學、美術、機器人等六款産品。在其8月5日召開的發佈會上,網易有道還介紹了教學解決方案課程平臺“有道優課”,為線下機構提供素質化轉型方案。

  線下機構的主要轉型方向也是素質教育。精銳教育推出了“至慧少兒”“小小地球”“天才寶貝”等素質教育品牌,線下英語培訓機構“瑞思教育”轉型綜合素質教育平臺,推出了然點科學館、瑞思海芽成長空間和瑞思學研學等新品牌。

  主營1對1輔導的學大教育進行了多種轉型嘗試,甚至進軍咖啡行業。今年5月以來,學大教育新成立了5家公司。據天眼查資訊,其中2家為培訓學校,1家經營範圍新增面向家長實施的家庭教育諮詢服務與中小學生校外託管服務。另外3家經營範圍區則與教培業務相距甚遠,分別為北京心流書悅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心流書海文化有限公司以及北京琢器咖啡有限公司。

  資本迅也在轉向素質教育的細分賽道。一家名為“騎樂馬術”的碼數教育服務商獲得千萬元級別的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上海仨通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8月4日,少兒編程教育服務商Codejoy酷愛科技完成近千萬元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禧筠資本。

  “素質教育”並不是一個新概念,早在1980年代關於教育改革的大討論中就已經出現。2006年,新《義務教育法》第一次將“實施素質教育”在法律層面規定為義務教育必須貫徹的國家教育方針。

  其實,頭部機構早就看到了佈局素質教育的戰略意義。據天眼查梳理,好未來戰略投資最晚從2017年就已經開始投資素質教育産品,包括美術、編程、舞蹈等多個細分領域。2017年8月,好未來領投了線上少兒美術教育平臺“畫啦啦”的A輪融資,真格教育基金跟投,融資金額達千萬元。一年後,好未來再次領投“畫啦啦”的A+輪融資,金額顯示為數千萬元。2018年12月,好未來還投資了編程教育工具CodeMonkey。最近一筆素質教育投資在今年1月,好未來投給了北京快樂芭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根據2020年發佈的《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體育工作的意見》和《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美育工作的意見》,體育中考分值增加,藝術類科目納入中考改革試點。

  儘管政策利好,但素質教育的市場規模遠遠小于K12市場。據智研諮詢及艾瑞諮詢數據顯示,2020年K12的市場規模約3萬億元,而素質教育市場規模只有3241億元,約為前者的1/10。“不管是補語數英還是音體美,補課的始終是同一批人。如果素質教育不是必考科目,就沒有人會轉向這個方向的培訓。而那些不補課的家長中又能有多少人去給孩子報素質類課程?”程皓説。

  職業教育是轉型的另一熱門。英語線上培訓機構51talk和VIPKID在公告信中均表示還將推出“成人課”。7月8日,好未來輕舟宣告正式進軍職業教育領域;7月19日,高途App上線,主要覆蓋語言、大學生考試、財經、公考、教資、留學、管理、醫療等多類型職業教育業務。行業老大哥新東方的動作明顯更早,在今年3月就投資了公考輔導。

  “不過,對這些K12巨頭來説,轉入職業教育賽道後可選擇的方向並不多,比較容易進入的可能是考級、考證、考研等細分領域,市場競爭可能會非常激烈。”于進勇提示。公務員考試領域的頭號玩家中公教育已經在行業深耕了22年,線上職業教育公司“開課吧“已經整合了知名高校、IT和網際網路企業一線師資,高頓網校則致力於財經課程。職業教育領域已有老牌企業,新入局者的競爭力還有待觀察。

  託管業務也被逐漸打開。7月初,在“雙減”政策出臺前,新東方、好未來在蘇州市設立的多家公司集體變更了經營範圍,新增了藝術、體育、科技類培訓、中小學生校外託管服務等合規項目。近期,好未來還推出了課後託管班“彼芯”。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陸銘近日接受《文化縱橫》採訪時指出,近期一系列新政希望降低教育、住房等領域給居民生活帶來的負擔,這一初衷無疑是好的。而解決這些問題的根本出路,是從供給側發力:一方面,政府應在公共服務領域加大投入,提升品質,優化佈局和結構;另一方面,還應加大市場端的供給,允許通過市場機制滿足部分政府公共服務無法覆蓋的個性化需求。

  “能否引進校外機構,政策沒有鼓勵,也沒有限制。”南方某省一位不願具名的教育行政部門人士對《中國新聞週刊》坦言,學校自己辦託管確實力有不逮,師資力量不足,但引進第三方教育機構會涉及到費用、安全、參加人數規模等等問題,如果引進,就必須堅持公益性原則。今年7月,廣東省教育廳印發的《關於進一步做好義務教育校內課後服務工作的通知》有過相關要求:學校不得把課後服務工作完全交給第三方機構。

  “劇場效應特別適用於解釋教育內卷現象。”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分析説,當前排觀眾站起來,後排觀眾為了看到舞臺,也必須跟著站起來。這樣一排接著一排,最後大家都站著看戲。他認為,解決教育內卷現象,可以從政府監管手段入手,現在已經開始這麼做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程皓、柯宇、董均為化名。實習生田然對本文亦有貢獻。)

------分隔线----------------------------